广深缺位电商新经济

电商新经济可能是最为火热的风口,这个领域既诞生了拼多多——市值超过京东的电商巨头,也诞生了云集、鲸灵、爱库存、有赞、微盟等在一二级市场大放异彩的腰部企业。

而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是,上述公司均诞生在杭州或上海。广州、深圳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电商公司了,唯品会似乎成了广深两地在电商上的最后绝唱。在电商领域,和杭州、上海等城市相比,广州、深圳在基础设施、人才和政策上稍有欠缺。

基础设施的缺失

江浙沪电商基础设施十分完善。
以物流为例,有人戏称江浙沪不相信邮费,“包邮区”也成了江浙沪的代名词。早期甚至是现在,淘宝平台大量商品只支持江浙沪包邮。随着物流等基础设施的发展,商家包邮的范围越来越广,可江浙沪的快递费用依然能做到全国最低。

杭州一家同时获得腾讯、阿里投资的电商公司称,“在义乌,快递公司最低能做到1单1块钱甚至几毛钱,这在其它地方是不能想的,全国只有义乌能做到。”

拼多多的崛起离不开9块9、4块9包邮的小商品,正是这些商品帮助拼多多攒下种子客户。物流成本压缩到极限,商家才能在小微商品上实现盈利。早期拼多多平台上的大量商品,发货地正是江浙沪。

除了物流成本低,商品价格低是江浙地区的另外一个特点。江浙是电商发源地和大本营,工厂主打性价比,产品售价能做到全国最低;习惯外贸的广东,工厂主打质量,质量往往能做到全国最好。

“比如一个杯垫,如果只做国内市场,中国人的要求是没有有害物质就好了;但广东的工厂主要做出口,目标国可能要求这个杯垫放嘴巴咬几下都没事,那广东产品质量会高一点,可你质量再好,也比不过价格便宜,江浙的优势就摆在那里。”一家电商平台公司称。

当国内电商经济高速发展,下沉市场引领增长的时候,江浙的工厂开始崭露头角。不管是电商平台还是消费者,都倾向于购买低价产品,这催生了电商平台在杭州诞生。

人才构筑的壁垒

杭州也是电商经济最发达的地区,有着电商之都之称。

海豚智库2019年一份报告指出,电商行业中,杭州、北京、上海三座城市保持领先优势,是电商发展的第一梯队。其中杭州电商企业GMV为61490亿元,北京电商企业总GMV为18884亿,上海电商企业总GMV为5286亿。

这离不开头部企业的支持,阿里、京东和拼多多三家平台GMV,占杭州、北京和上海GMV比重均超过了90%。

繁荣的电商产业也培养了大量人才。有赞创始人兼CEO白鸦曾负责支付宝的产品设计,是支付宝首席产品设计师;鲸灵集团创始人兼CEO邬强强在阿里巴巴有9年工作经历,曾担任聚划算事业部总经理。丰富的从业经验,使得他们能够轻易切换到电商赛道上,并利用原有的专业优势、资源积累开启全新的公司。

作为中国最大的电商公司,阿里为电商行业也为杭州市输送了大量电商行业人才,创业公司可以相对轻松地招聘到电商人才。“阿里内部会有培训,在运营、技术和设计上,不同的工种有不同的培训课程,员工在阿里内部能有很好的成长,这样的人专业素养是很高的。”一位从阿里离职的电商从业者称。

一个可以类比的案例是,深圳是腾讯大本营,而游戏又是腾讯的主业,深圳在游戏人才上有着优势。这也造就了广深两地游戏产业的繁荣,数据显示广东省游戏产业占整个中国市场份额比例为70%以上。

政策扶持的弱势

政策扶持是另外一个因素。

2016年,浙江省发布《浙江省电子商务产业发展“十三五”规划》;同一年商务部、中央网信办、发改委三部门联合发布了《电子商务“十三五”发展规划》;2017年,杭州市紧锣密鼓地发布了《杭州市电子商务发展“十三五”规划》,对电子商务发展提出了扶持措施。

“省里有省里的扶持政策,市里和区里又有各自的扶持政策,并且三层扶持政策是不冲突的,你申请完省里的可以再申请市里区里的。”一位在杭州创业的电商从业者称。

多位电商从业者称,在政策扶持上,中国没有哪座城市可以和杭州相比较。杭州电商产业是伴随着阿里的成长而发达的,并探索出了完整的扶持政策,这是其它城市无法类比的。

杭州也在与时俱进地更新政策。6月20日,杭州余杭区政府公布了12条“直播电商”支持政策,称要“以最强决心、最大力度、最高标准、最实举措、最优服务打造直播经济第一区”。

多个省市出台过直播电商扶持政策,但杭州政府对直播人才的扶持力度可能是全国最大的。杭州的政策是直播从业者最高级别可达B类人才,一个可以类比的案例是,杭州B类人才认定条件包含国家自然科学奖获得者。

“这个政策在全国范围内都是比较大胆的,其它城市也有,但步子不会有杭州这么大。”前述电商创业者称。

浙江省也在探求直播电商的监管。今年7月,浙江省发布第一个直播电商领域标准——《直播电商人才培训和评价规范》,对产业和人才的规范管理提出了建议。

电商经济火爆时,上海市政府也对相关产业链公司频抛橄榄枝,吸引了微盟等企业的入驻。今年4月,上海市政府正式印发《上海市促进在线新经济发展行动方案(2020-2022年)》,方案明确,到2022年末,将上海打造成具有国际影响力、国内领先的在线新经济发展高地。

等待另一股春风

在电商领域,并非广州、深圳有弱势,而是友军太强大。城市在基础设施、人才和政策上的优势并非一朝一夕可促成,更是政府、企业和从业者长年累月共同合力的结果。

多重因素积累下,当全新的电商模式兴起时,广州、深圳是缺位的。而电商新经济在电商、整个零售市场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。中商产业研究院发布的报告指出,预计2020年中国网络零售市场规模为9.6万亿元,其中社交电商市场规模将达到3万亿元,占网络零售交易规模的三分之一。

另一方面,广深两地对电商平台的需求超过了一般城市。在广州和深圳,服装、电子工厂应有尽有,电商平台总部不在广深,却会在这里设立分公司或办公室,来对接工厂主们。早年广深也诞生了服装电子商务平台唯品会。

在联创投资管理合伙人兼首席执行官高洪庆看来,广东电商赚快钱的思维根深蒂固,出名创优品;杭州有创业氛围,出平台级电商公司;上海品牌意识强、有职业经理人文化,出品牌公司。以此逻辑来看,拼多多出现在上海,也是上海转型的号角。

尽管缺位于电商新经济,可广深的优势是跨境电商。江浙工厂主也会承认,广州、深圳的工厂在外贸上很有优势,这点是江浙无法比的,广深政府也会给跨境电商企业以扶持,跨境电商更是深圳的明星行业。

“如果跨境电商像今天的电商一样火爆,广深地区一定会出现头部公司的,甚至可以说头部公司只会在广深两地出现。”一位电商从业者称。

跨境电商是疫情期间为数不多保持逆势增长的行业。2020年前5个月,跨境电商零售出口同比增长12%。各级地方政府在出台跨境电商的利好政策。尽管在电商发展上显得落寞,但广深还在等待一个爆发的机会,这个机会或许不会让从业者等待太久。

转载于虎嗅网——注:文/赵小南,网站:虎嗅网